闲来玩十三水电话|十三水最新真人作弊器
盜夢人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這個明星有些咸魚 > 第四百三十章 李寒留下墨寶

第四百三十章 李寒留下墨寶

    王棟和伙計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,茶肆里最早就在這里的客人,有一部分也突然想起了,之前伍良去一個年輕人的茶桌前坐了一會兒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們之前都看到了,只是當時并沒有在意。但是現在一想的話,伍良正是在那個年輕人的茶桌前坐了之后,回到方臺上去,開始說《桃園三結義》的故事的。

    再聯系起伍良剛剛說的這一番話,那似乎能夠說明,那個年輕人就是《桃園三結義》的作者?

    按照伍良的意思,的確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。

    想到這些的客人心里又是一驚,猛然扭頭去看那個年輕人。

    年輕人還在,旁邊還坐著兩個非常漂亮的妹子。

    會是他嗎?

    有客人注意到了李寒,但更多的客人卻不知道伍良說的是誰?他們一邊在茶肆里四處打量,一邊問伍良說的都是真的嗎?《桃園三結義》故事的作者,真的就在現場嗎?是誰啊?

    伍良笑著表示,他剛剛說的的確都是事實,大家可能會覺得有些難以置信,如此精彩的故事,怎么可能在現場臨時就加工完成?

    現場的客人點頭,他們的確覺得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而伍良接著又表示,不過,當大家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,或許就不會覺得難以置信了。

    這是真的嗎?那個人是什么身份?

    伍良這樣一說之后,現場眾人更加覺得好奇了,一時之間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伍良則看向李寒,他不確定李寒是否愿意現在就曝光身份?要不等李寒離開之后,他再揭曉答案?

    李寒笑了笑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現在是不是曝光身份?李寒并不在意,他不會刻意曝光自己的身份,也不會刻意隱瞞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伍良見李寒點頭,不禁大喜,向著李寒的方向拱了拱手,然后有些激動的說道:“他就是李寒先生。”

    什么?李寒?李寒現在就在現場?

    現場眾人先是一愣,這個驚喜實在是太大了一點,然后一個個都在心里喊了一聲“臥槽”!

    竟然是李寒。怪不得呢。

    正如伍良之前所說,如果在現場將故事加工的人是李寒的話,那他們的確就不會覺得不可思議了。

    對于李寒來說,這的確應該不是什么太難的操作。

    那么,李寒在哪呢?順著伍良剛剛抱拳的方向看過去,很容易的就知道了哪一個是李寒?

    他們之前雖然都不熟悉李寒的模樣,但這個時候是很容易判斷的。

    李寒真的就在那里,就那樣坐在那里,就像一個普通的帥氣小伙子一樣。

    眾人興奮了,紛紛出聲和李寒打招呼,表示他們今天實在是太幸運了。

    李寒笑著一一回應,并且說道:“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個桃園三結義的故事,同時也要感謝伍先生的評說,說得非常好!”

    伍良笑道:“這完全是因為李寒先生的故事本身,寫得實在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紛紛稱是。伍良的評說的確很好,但故事本身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然后,有人問李寒除了“桃園三結義”的故事之外,以后還會不會繼續虛構和加工其余的三國故事?

    李寒表示會有的。還說三國的故事本來就非常多,非常精彩,他以后會繼續虛構和加工關于三國的故事。

    有故事出爐之后,會與大家見面的。

    至于會以什么樣的形式和大家見面?這個暫時還不確定。

    眾人一聽,均是喜不自禁,全都對李寒更多的三國故事十分期待,包括那些之前對三國歷史完全不感興趣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現在的他們,對于三國的歷史已經稍微有一點興趣了。

    當然,真正讓他們感興趣的,還是經過李寒虛構和加工過后的三國故事。

    至于故事的見面形式是什么?這個倒是無所謂,什么樣的形式都可以。繼續以這種說書的形式見面,它也不錯啊。

    整個茶肆里非常熱鬧,很多人都在問李寒問題,李寒一一回答。

    老板王棟這個時候十分興奮,他果然沒有猜錯,那個年輕人果然就是李寒。

    李寒在他的茶肆里喝茶,并且在現場加工了一個三國故事《桃園三結義》,這件事情是一定會傳到網絡上去的。

    因為《桃園三結義》一定會在網絡上流傳,它的作者又是李寒。那么,它所誕生的故事和過程,也一定會一起在網絡上流傳,被無數人津津樂道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作為《桃園三結義》故事誕生地的,他的這家茶肆怕是也要火的節奏啊!

    甚至還有可能成為一家網紅茶肆,引人紛紛前來打卡。

    王棟越想越興奮,這家茶肆開了十幾年,終于要在今天一舉成名了嗎?

    人可以成為明星,茶肆它也同樣可以成為明星茶肆不是。

    還有,如果能夠得到李寒的一幅墨寶,對聯啊詩詞什么之類的,那就更讓人激動了。

    王棟的心里變得十分火熱,他很想去向李寒求一幅墨寶,但又有些不敢去。

    會不會太唐突了一點?

    最后,終于決定去了。這樣的機會可遇不可求,一輩子都可能只有這一次,如果不開口的話,以后絕對后悔一輩子。

    走到李寒的茶桌前,王棟笑道:“李寒先生,我是這家茶肆的老板,叫做王棟。非常歡迎和感謝李寒先生來到茶肆。”

    李寒起身,也是一笑,說道:“原來是王老板。王老板太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李寒起身的動作,讓王棟和現場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凜,李寒完全是不用起身的,但他還是起身了,而且十分的自然。

    這說明李寒沒有絲毫的架子,從心里尊重每一個人。現場所有人心里都有一種莫名的欣喜。

    王棟心里激動,連連說道:“李寒先生,請坐!請坐!”

    李寒笑道:“王老板請坐!”

    李寒知道,既然對方特意來找自己,那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的。

    王棟坐下之后,醞釀了好一會兒之后,終于說出了自己的來意。然后有些忐忑的等著李寒回復。

    他不是擔心李寒會婉拒,而是擔心李寒會覺得他太唐突了,這墨寶是說要就能要的嗎?

    這樣的話,就得不償失了。

    然而,李寒卻是哈哈一笑,說道:“這有何不可?承蒙王老板不嫌棄。麻煩王老板去取紙筆過來。”

    王棟一聽,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,又萬分激動,連連說道:“好好!李寒先生請稍等!”

    之后,匆匆走開,取紙筆去了。

    其余的客人們則全都十分驚喜,他們剛剛才聽了《桃園三結義》,現在又要現場見證李寒留下墨寶,這尼瑪也太幸運了吧!

    今天來狀元古街游玩的決定,真是太尼瑪正確了。

    每一個人都非常驚喜,都在期待。

    而王棟很快就回來了,身后還跟著一個伙計,兩個人的手里分別拿著筆墨和紙硯。

    將筆墨紙硯放好,王棟說道:“李寒先生,你看這些可以嗎?”

    李寒笑笑,點頭道:“可以。那我就獻丑了。”

    王棟激動道:“哪里!哪里!李寒先生,請!請!”

    其余人也全都興奮的看著李寒,他們也終于有了現場看李寒揮毫的機會。

    李寒點點頭,也不再猶豫,提起筆,蘸上墨水,寫道:

    “茶,

    香葉,嫩芽。

    慕詩客,愛僧家。

    碾雕白玉,羅織紅紗。

    銚煎黃蕊色,碗轉曲塵花。

    夜后邀陪明月,晨前獨對朝霞。

    洗盡古今人不倦,將知醉后豈堪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:。:

闲来玩十三水电话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500彩票网 我要下载大众麻将 美国股票涨跌幅限制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丫丫湖南麻将作弊器 东北麻将飘胡是什么意思 广东十一选五*软件 竞彩足球比分结果查询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大乐l透开奖结果 阿当安徽麻将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开将结 竞彩比分直播购买大厅 新疆11选5 30选5最新开奖结果 世界杯法国vs阿根廷比分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