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来玩十三水电话|十三水最新真人作弊器
盜夢人小說網 > 網游小說 > 報告長官:夫人在捉鬼 > 你以前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嗎

你以前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嗎

    第五念有點為難,畢竟她連編外人員都不算是,就這么去參和一腳,肯定會有人不大樂意的。

    陳慕君早已經不是當年的男孩了,在職場也打磨錘煉了好久,自然明白她為什么遲疑,“嫂子,我知道你的顧忌,你是和郝助理一起來的,你也算是家屬,你只是幫我們提供線索,這里都是我的人,你可以放心,沒人敢嚼舌根子。”

    她也是怕陳慕君難做,既然對方這么說,她也就沒有什么好顧忌。“好,等一會我把孩子送回家了就過去。”

    聽到第五念同意了,陳慕君也松了一口氣,真怕她不答應。

    若是別人不答應,他還能使點強硬的手段,可是對象換做是第五念的話,他由衷的怕死。

    掛斷電話后,閔御塵已經將車子開進了大院,兩個哥哥都醒了,只剩下兩個小家伙還沒醒,閔御塵和第五念紛紛將他們抱下車。

    婆婆半年前退休了,拒絕了醫院的返聘,然后就和大伯母在家專心照顧孩子。

    對此,第五念是感激不盡的,本想一直用著爸爸聘請的保姆,但是婆婆不同意,說是父母陪伴就很少,若是他們這些爺爺奶奶還缺席,小孩子的心靈肯定會受傷的。

    早前得知他們度假回來了,就一直在家等著。

    看著閔寶和夭夭睡得香甜,大伯母輕斥,“你倆回來也不打個電話告訴我們,就這么抱著孩子下車了,被風吹到了,很容易著涼的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笑道,“沒事兒,我給他們里面穿的多,不會著涼的。”

    宋莫蘭接過了夭夭,“怎么樣,孩子沒鬧騰你們吧?是不是很累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我們玩兒的挺開心的,看見我們照的相片了嗎?”

    “前兩天,爺爺奶奶看見照片的時候,還問閔寶哪里去了?”宋莫蘭與大嫂相視而笑,“閔寶長大肯定要和你們鬧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想到了閔寶穿女裝的照片,絕對是一生黑。

    “誰讓那小子說,穿上裙子就是小公主了,我這不是一時心血來潮嗎?”第五念囑咐了兩個哥哥,“你們洗洗手,回房間休息一會兒再和毛毛和霸王玩兒。記住了,和他們兩個玩過以后,一定要洗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閔御塵道,“等一會兒我和念念還有點事情,晚上就不回來吃飯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們有事兒忙去吧,我們先抱著這兩個小家伙回房間睡,看樣子是玩兒累了,我們說話聲音這么大,都沒有半點要醒過來的架勢。”

    “就屬他倆最瘋了,咱們家的哥哥們倒是穩重了不少。”第五念和閔御塵走出家門,“老公,你公司的事情忙你的,我去小君那里看看,省得人去的多了,他也不好與其他同事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什么事兒就給我電話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自己開車去,你就不用送我了,大喬能那么急催你,肯定是忙不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兩人道別后,第五念就去了警局。

    陳慕君早就站在外面迎接了,看見她竟然開著阿斯頓馬丁來,還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,有的人干脆停下來不走了,決定看看豪車的主人到底是誰?

    第五念下車,看見陳慕君招了招手,“郝蕓呢?”

    這樣的豪車是男人一生的夢想啊!

    陳慕君依依不舍的看了兩眼,“嫂子,你的車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爸給我買的,我挑了一輛最低調的。”

    最低調的?

    陳慕君尬笑了兩聲,他還是第一次知道最低調的車長成這樣。

    第五念豈是也挺喜歡車的,自己也買了不少,說到底真的豪車也沒有幾輛,但是這次從古代回來以后,自家親爹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,閑來沒事兒就給她買豪車,置辦各種產業,這種行為有點瘋狂,讓她深深地體會了一把富二代的滋味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么多人都愿意啃老,她現在都不愛上班了,少了第五家的詛咒,可以每天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這種感覺不要太爽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羨慕你有這么一輛最低調的車!”

    第五念開玩笑的說道,“不用羨慕,你來我店里打工,做的好我就獎勵你一輛,怎么樣?”

    陳慕君震驚,“所以你們店里員工干的好就獎勵一輛豪車?”

    她驀地想到了還是單曉婷時的韓魅,還有袁起,那個時候的緣起只有他們三個人,也是說到獎勵車子的話題,明明只是幾年前的事情,卻像是久遠到上個世紀的事情,畢竟對于她來說,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視線飄向了別處,嘴上呢喃著,“緣起的每個員工都很努力的工作,看來真該挑個時間帶他們去車行看看,就當做這兩年的獎勵吧!”她已經記不得第一次見韓魅是在哪里了,可是心底的那份想念卻是從未消失。

    魅兒,還有袁起,我想你們了!

    想那個時候無憂無慮的三人組,只是時間卻不能重新來過。

    陳慕君咋舌,怎么辦,好心動,好想去緣起上班。

    這么大方的老板可不是什么時候都能遇見的!

    將第五念帶進他們的科室,路上對她說了,郝蕓的精神狀態不太好,剛剛從手機里聽到了她對郝璇生死的判斷,情緒就一直很激動。

    郝蕓正坐在一旁捧著一次性水杯瑟瑟發抖,打從心底升起的恐懼令她的身體透涼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老板娘是如何判斷,但是聽到她堅定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的那一刻,仿佛就是最后的審判,郝蕓崩潰到大哭。

    這會兒情緒才緩和過來,看見第五念來了,情緒再次激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沖到了她的面前,一把扣住了對方的肩膀,“你在電話里說璇兒死了是什么意思?”眼淚一下子就奪眶而出,天知道她有多么的害怕。

    怕這個世界上唯一的,最后一個親人也離她而去。

    早已經顧不上第五念的身份,她只想立刻馬上找到璇兒,以后她想去哪里便去哪里,她再也不工作了,就一直陪著她。

    第五念能夠理解郝蕓,“我推算了你妹妹的八字,她陽壽已盡。”說到這里,第五念的手機嘀嗒一聲響了,應該是小絕來的信息,來的路上,她正好讓小絕幫忙查了郝璇靈魂是否去地府報道?

    小絕:此靈魂并未到地府。

    第五念輕蹙著眉頭,沒到地府報道?

    “郝蕓,你先安靜一點,等一會兒我會給你一個答復。”

    郝蕓雙手一沉,她也知道自己這樣特別不理智,不冷靜,可是任誰聽到這樣的事情都不會淡定。

    第五念撥通了第五絕的手機,然后去了角落,“小絕,怎么回事?這個人的八字已經是陽壽已盡,為什么沒有去地府報道,還是陰差未去接應?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過了這個人的命簿,郝璇的確是陽壽已盡,享年17歲,通常人死了以后,我們這邊的資料庫就會自動更新,所管轄的陰差工作薄上就會出現要接應的靈魂,可是我查過了資料庫,甚至詢問了下面的陰差,他們都沒有接到過。”

    “會不會是你們的資料庫出現了問題?”

    “我們地府也在與時俱進,很多東西比人間都要現代化,并且我方才更新了資料庫,郝璇的信息沒有彈出,足以證明我們的資料庫是沒有問題的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腦袋轉的飛快,朝著陳慕君招招手,“小君,把你們那些失蹤的名單拿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陳慕君立刻將失蹤名單交給了第五念。

    她手指著最近失蹤的姓名,“小絕,你再查一個人,何婉,生于19XX年X月XX日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。”從電話這頭,第五念僅能聽見各種儀器滴滴答答作響的聲音,半響后又傳來了第五絕的聲音,“此人陽壽已盡,也并未來到地府報道,與郝璇的情況是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再次攏起了眉頭,依次念了多個失蹤人口的名單,出生年月日。

    都是與郝璇的情況一樣,直至最后一個,都是陽壽已盡,未到地府報道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事情好對象越來越復雜了。

    陳慕君惴惴不安的看著擰眉的第五念,總覺得這事兒可能比他們想的還要復雜。

    第五念詢問,“小絕,以往你遇見過這樣的情況嗎?”

闲来玩十三水电话 甘肃天水微信推广平台 南粤36选7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 排球比分查询 河北麻将单机版 2020cba赛程表 山西彩票11选5开奖 甘肃麻将玩法详细介绍 北京11选5 贵州麻将免费下载 全国前三配资 微信红包群二维码 怎么看美国股票指数 河北麻将app代理 河北11选5 决战卡五星辅助器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