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来玩十三水电话|十三水最新真人作弊器
盜夢人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一號警官 > 第1086章 即將開始的大動作

第1086章 即將開始的大動作

    李向南帶著手下的幾個弟兄,趁著晚悄然回到了東海,跟馬超重新匯合在一起,并且將這一次在特區發生的事情,簡單的跟他敘述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后聯系了一下黎碩,匯報了丁凡這段時間的所有行動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的被黎碩狠狠的收拾了一頓,當然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從一開始丁凡叫他過來匯報的時候,他就已經想過這個問題了。

    一旦黎碩知道了這件事,發火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白頭翁是他們盯了多長時間,在好不容易從東海挖出來的大魚,最后竟然被一幫從境外來的人,輕易的接走了,想想也知道黎碩有多大的火要發了。

    現在的結果,果然跟丁凡的猜想是一樣的,要不是用電話匯報了這件事,搞不好當場就要被打一頓了。

    至于丁凡,這會兒已經重新換了繃帶,躺在床雙眼發呆看著屋頂,整個人就好像丟了魂兒一樣,硬是在床整整躺了一晚的時間。

    要是外人看到了,恐怕都以為他是一塊石頭做的那。

    他就一整晚的時間,保持了一個姿勢,沒有任何的一點動作,就連眼睛都沒有閉。

    整整想了一晚的時間,第二天一早,丁凡第一件事就是到樓下將房間里面的王博成從里面拖了出來。

    經過這一段的時間,王博成終于算是接受了養子已死的現實,現在的他已經沒有別的想法了,什么在特區只手遮天,什么凌駕于另外兩家之,早就已經不是他的最終理想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念頭,就是能到國外去,跟自己的家人團聚,今后過一點簡單平靜的小日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這一切的前提,還是要從丁凡的手離開才行,不然一切都是空談。

    “想清楚了沒有?這么長的時間了,我想你也應該想明白了吧?這一次的事情,雖然不是你的決定的,但后來你也一樣是幫兇不是嗎?聰明點,早點合作,你也能早點離開對吧!”

    丁凡將他拖到外面的院子里面,隨手將他丟在了地,走到一邊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面前,面無表情的對他說了一聲,轉身回到了桌邊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說實在的,其實我早就應該想通了,不然也不會將事情鬧成這個樣子?我現在只想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,重新開始,安安靜靜的走完剩下的路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博成一邊說著,一邊從地爬起來,走到丁凡的面前坐下,一臉的灰敗,整個人看起來顯得格外沉重,叫人看起來都覺得他好像油盡燈枯了一樣。

    甚至給人一種即將死亡的感覺,丁凡甚至都有懷疑他身體是不是有什么隱疾之類的。

    “李斯的死,其實我也有責任怪不得人,如果我當初早一點將手的東西都交給他了,現在興許不是這個結果了,他今天的下場,都怪我,是我不放心他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就算是你將手的東西,都給了他,難道他就不會做這件事嗎?本質來說,他比你要聽話的多,鬼佬們其實早就想要將你換掉了,歸根結底還是你當初就選錯了合作伙伴,你們之間本身就不存在任何一點的信任,這種合作本身也長久不了,更多還是相互利用罷了,你也算是一代梟雄了,與虎謀皮的事情不是誰都有膽子的。”

    丁凡手端著水杯,看著杯中的紅茶,實在有點想不明白,為什么這里的人會喜歡在紅茶里面加牛奶,味道怪的要命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對面的王博成,對于這個老人,此時他的眼中更多的還是憐憫,時不時的攪動一下手的水杯,盡量不讓任何事情影響自己的心,看起來悠閑自得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說,事情已經發生到了這一步,現在說也已經來不及了,我想你之前沒有叫人殺我,應該是還有用的著我的地方對吧!”

    這老人果然都是老成精了,很多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多說,只要一點就能明白。

    丁凡確實留下他另有用處,至于之前為什么沒有救李斯,其實更多還是因為沒有來得及。

    要是當時昆勇當先對王博成動手的話,這會兒活下來的就是李斯了。

    當然要是李斯活下來,或許從他的嘴里問點東西出來,會更加的簡單。

    畢竟李斯目前最怕的東西,就是水,一杯水擺在他的面前,想問什么他都不會有一點隱瞞。

    換成王博成,雖然有點小麻煩,但也不是什么大事,有些東西,還是他更加了解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只要你將我想知道的東西,都告訴我,我就不會傷害你,你今后想要的生活我也不會干涉,畢竟不管你是死是活,對我來說并沒有太多的影響。”

    王博成似乎就是在等丁凡的這一句話,當下對他點點頭,將自己所知道的東西,一股腦兒的都跟他說了出來,甚至為了保命,就連他之前保存下來的黑賬都拿出來了。

    丁凡和王博成坐在院子里面,整整聊了一個午的時間,其他人看到外面的兩個人都在小聲的議論他們,可就是沒有人敢出去聽聽兩人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知道最后,兩人聊的差不多了,丁凡當先從里面走了出來,對周小豪交代了一下關于王博成的安排,轉身就離開了別墅,沒有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其實丁凡之所以要出去,主要還是想要到外面找閆立秋做一點確定。

    畢竟從王博成手搞來的消息,沒有一點驗證總是叫人有點于心不安。

    還是老地方,之前的那個海邊,閆立秋依舊是一身黑色的皮衣,冷峻的一張俏臉,站在海邊形成了一條獨特的風景線。

    “來的夠早的,不像你老爸,從來都是晚幾分鐘才到,是不是他們那一帶人都覺得這樣才比較有面子啊!”

    閆立秋這個女人,丁凡也不是第一次見面了,兩人之間也算是熟人了。

    在東北的時候就跟她算是有點交情,那個時候的她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火*辣的小丫頭,地道的東北人性格,可后來發生在她身的事情,似乎也漸漸的改變了她。

    幾年之后兩人在見面的時候,閆立秋就好像變成了一個冰山美人一樣,那是誰都不敢靠近的。

    前后的反差實在有點大,所以兩人見面的時候,丁凡還在找機會逗逗她,就是想看看她究竟經歷了一些什么,叫她變化這么大。

    可閆立秋似乎對丁凡說的話有點反感,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伸手從口袋里面掏出一根香煙,叼在嘴抽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老爸已經收山了,現在的生意,已經交給他徒弟了,南邊的事情,現在是我說了算,不用拿他跟我做比較。直說吧,找我出來什么事情?你應該不是那種沒事找我出來閑聊的人,我要是沒有猜錯,你這一次一定有什么需要我辦的事情,先說好了,按照市場價格,我一分錢都不會少收的。”

    得了,本想套點關系的,還想著這一次的費用能稍微少一點,現在看來,事情有點不好辦了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她,聽她的語氣似乎對自己還有點敵意。

    這女人的心,果然都是海底的針,根本就不要想著能看透。

    “行吧,那我直說了,我需要你幫我查一下王博成在特區這邊的靠山,聽說是一群鬼佬,在這邊有點勢力,應該是行政那邊的人,這方面你能想辦法嗎?”

    這些在外面混的人,想要調查他們其實并不難,畢竟都是經常出沒在街面的人,想要找到這些人在外面的痕跡,只要找對了人,基本用不了幾天的時間,消息就會送到手來。

    可這一次丁凡要找的人,可不是外面混的,而是面的行政長官。

    之前王博成已經跟丁凡坦白了,他之所以能有現在的家底,完全是因為背后那些鬼佬在支撐的。

    這些人在利用王博成在外面做高利貸,不僅是在壓榨外面的勞工,甚至就連王博成也不例外,都是他們壓榨的目標。

    這一次為了保命,王博成才將面這些人的名字都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換做以前,他都不知道這些人究竟叫什么,也就是這兩年的時間,內地的發展已經無可抵擋,外交方面也逐漸的強勢起來,特區即將被收回,這些鬼佬也不在像之前那樣畏手畏腳了,吃相更加難看,對于自己的事情,也不在避諱。

    這才被他知道一些東西,加這些年他手也有點小黑賬,也一起都交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,王博成背后的人?我看你還是算了,畢竟他們是有官方背景的,一旦你對他們動手,知道后果是什么嗎?很有可能會給國家添亂的,我勸你還是不要想了,清理了下面的這些小人物,其實已經夠用了。”

    閆立秋沒有想到,丁凡這一次的動作,竟然會這么大。

    之前打掉了喬老四,已經算是很大的動作了,在整個國家來說,咋這幾年,已經算是很大的一次行動了,想不到這幾年不見,這個男人的胃口已經越來越大了,甚至就連外面那些無法無天的鬼佬都敢動手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對付這些人,我自然有我的辦法,你就幫我將這個名單面的人,調查一下,最好是所有他們見不得光的東西,都給我找出來,價格你算好了通知我就行,錢著方面我保證不會叫你虧了。”

    丁凡一邊說著,順勢將手里的一份名單遞給了閆立秋,將這件事說的好像十分輕松一樣。

    可閆立秋看了一眼手的名單,臉的冷汗都下來了。

    簡單的看了一下,整個特區三分之一的外國官員幾乎都在面了。

    丁凡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“你知道,這些人那都查一遍,意味著什么嗎?”

    閆立秋有點不確認的看著丁凡,咬著牙對他問了一句,急忙將手的名單收了起來,似乎怕有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可丁凡卻一點沒有緊張的樣子,冷冷的笑了一聲,將手抽完的香煙丟進了海里。

    “那就意味著,這一次的事情辦完,你將會收到很大的一筆錢,而且在南方你的名氣直線攀升,名利雙收的好事就這樣砸你頭了。”

    丁凡一臉輕松的站起身來,伸手在閆立秋的頭輕拍了一下,笑呵呵的離開了。

    留下閆立秋一個人吃驚的看著的背影,久久不能平復。

闲来玩十三水电话 东莞期货配资公司 7月9日世界杯比分 天津十一选五 仓科加奈拍过a片吗 好彩1走势图 大赢家篮球即时比分网 四方甘肃麻将下载安装 雪缘北单比分 福建十一选五 丫丫湖南麻将作弊器 皇冠25400足球即时指数 股票配资被骗了怎么办 澳门即时赔率 浙江体彩20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德州麻将室 山西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