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来玩十三水电话|十三水最新真人作弊器

    陳敏昊,帝都大學法律系畢業。他一畢業就拿到頂級律所的工作機會,正打算一展宏圖。

    然而畢業聚會的當天晚上,命運為他安排了一場沒有回程票的穿越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足夠勇敢說再見,生活就會獎勵你一個新的開始。”陳敏昊躺在懶人沙發上一邊安慰自己,一邊消化原主的記憶。

    原主和他名字相同,都叫陳敏昊。

    兩年前,原主因為舍友搞怪視頻意外走紅。

    陳敏昊從懶人沙發爬起來,打開電腦在在千度中搜索了原主走紅的視頻。

    在視頻中,原主的舍友臉上畫著濃妝唱著搞笑的歌曲,而原主只是露個頭望著自己搞怪的舍友。

    他的臉只占了屏幕的十六分之一,一分鐘的視頻他只有一個動作:樂呵呵地看著自己的“睿智”舍友。

    結果就是這個“人畜無害”的笑容竟然讓原主在網上意外走紅。

    原主當天開通的微博,評論量就達到十萬。

    神夢經紀公司的星探不知從哪里找到他的聯系方式。

    年少無知的原主被神夢經紀公司星探畫的大餅吸引了。

    合同一簽就是五年,那一年原主十七歲。

    從簽約至今兩年過去,原主的身份仍是練習生,享受公司提供食宿以及微薄的收入:每個月四千,稅前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,華夏的歷史依舊經歷了唐宋元明清,但不知是哪位前輩的翅膀煽動了,很多耳熟能詳的歌曲和電影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穿越后,陳敏昊腦中法律知識還在,但他清楚現在的身份是高中肄業生,想找一份法律相關的工作很難。

    陳敏昊正思考著未來,微信視頻邀請的鈴聲突然響起,備注是“母后”。

    陳敏昊猜測這是是原主的母親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氣,心想總不能逃避一輩子。

    他點擊接起后,手機屏幕出現一對中年夫婦。

    視頻里中年男子皺著眉頭直接開口:“看看你房間里多亂,也不知道打掃打掃。每天就知道幻想著當明星。”

    視頻中的中年婦女把中年男子一把推開說:“什么是幻想啊?昊昊現在是練習生,他已經走在成為明星的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雖然不在鏡頭里了,但是略苦惱的聲音還在:“誰家的孩子像他這樣啊?”

    視頻里的中年美婦扭頭說道:“拜托你睜眼看看這個大千世界,好嗎?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狀元。”

    “他都混了兩年了,還是什么練習生。還不如回來和我學做包子,一年十幾萬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做包子?瘋求啦你,我跟你結婚的之前,你就做包子,現在二十多年過去,了你還在做包子,你竟然還想讓我兒子做包子。”

    中年婦女轉過頭,她的金剛怒目又突然變得溫柔似水,“昊昊,加油,媽媽永遠支持你,最近花銷大嗎?我轉一些錢給你吧。你一個人在外面千萬別委屈自己。”

    陳敏昊猜到視頻中的中年夫婦是原主的父母,但他萬萬沒有想到對話會是這樣的展開。

    陳敏昊剛要開口拒絕,但手機鈴聲突兀響起,來電顯示是何甜。何甜是神夢經紀公司練習生的負責人。

    “何姐。”陳敏昊沒猶豫,直接接起。心里默默感激這個電話打的真是巧。

    對于陳敏昊這個沒有出道的小透明而言,掌握著他生殺大全的經紀人必須足夠重視。

    “現在你來公司一號練習室。”何甜沒有做任何寒暄,她直接開口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陳敏昊目前自身的處境有清晰的認識:先生存才能再發展。

    掛斷電話后。陳敏昊馬上發微信給原主媽媽。

    “錢足夠花的,經紀人剛打電話所以視頻斷了,公司叫我有事先過去了,回頭再打給你們。”現在還沒想要怎么面對原主的父母,能拖就拖,所以這個“回頭”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。

    陳敏昊以最快的速度打車到公司,他發現被叫的不只是他,有幾個經常在劇組跑六七**號小配角的練習生也回來了。

    何甜還沒到,練習生們都坐在練習室地上閑聊。

    在原主的記憶中,他自己過去與其他練習生關系都淡淡的。

    他剛來這個世界還怕說錯話,他索性選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打開微信,看到“母后”發來的信息:“昊昊去忙吧。別看你爸兇你,其實很惦記你,每天和我念叨你。昊昊加油加油,媽媽永遠是你的頭號粉絲。”最后還有一個笑臉的表情。

    一個備注“父皇”的人轉了五千元。

    看到這,心里很暖。畢竟前世作為孤兒的他,從沒有這樣被人對待。

    陳敏昊突然感覺有人從背后勾住自己肩膀,扭頭一看是高島。

    高島也是神夢的練習生之一,根據原主的記憶,相比其他練習生,高島與原主的溝通相對多一點的。

    不過這并不是因為他和原主關系好,而是因為高島是自來熟,他和每個練習生的話都比較多。

    平心而論,陳敏昊不喜歡和這樣的人做朋友。因為和這樣的人做了朋友后你會發現:你的朋友是他的朋友,你的路人是他的朋友,你的敵人還是他的朋友。

    高島貼著他耳朵說:“你知道今天何姐把咱們都叫過來是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陳敏昊不太習慣和人貼這么近,不過他還是強忍著不適,沒把高島推開淡淡地說: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高島面露歡喜的說:“我知道,聽說是要在練習生中選幾個人成團出道。”

    陳敏昊不想就這個話題多糾纏就說了一個字:“哦。”

    高島看到陳敏昊沒有繼續追問的意思,突然也沒了繼續說的**,訕訕一笑后,玩手機了。

    又等一會兒,練習生的大門再次被打開。

    待看清來人后,坐在地上的練習生紛紛慌忙站起來,立刻站直:“何姐。”

    何甜環視一周發現人都到齊了,宣布:“有個好消息,奇異果平臺有個選秀比賽《藝人練習生》,公司準備選送三個人作為團隊參加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陳敏昊就聽到高島興奮得嗷嗷叫了兩聲后問:“怎么選拔呢?”

    何甜淡淡抬了眼皮:“時間比較緊迫,康總會在本周和各位練習生進行一對一的面試,選拔結果會參考練習生們平時課程考核的成績和面試的結果。”

    高島又迫不及待的發問:“為什么是康總面試”

    再次被打斷的何甜皺了一下眉頭,不過還是進一步解釋到:“這個三人的團隊會由康總直接來帶。”

    “每個人面試的時間我會讓康總助理,記得保持電話暢通,準時參加。”何甜無視雙眼興奮的冒綠光的練習生們,風輕云淡地說。

    她把選拔的細節說完后,就讓練習生們散了。

    陳敏昊決定走路回家。畢竟住的地方離公司不遠,況且打車還不能報銷。

    雖然公司提供宿舍,但是需要和別人合住。所以原主就搬出來自己住了,每個月就要二千五。

    陳敏昊十分慶幸:公司包吃。否則的話,自己占用了別人兒子身體,還主動伸手問別人要著錢,陳敏昊感覺自己臉皮還沒有那么厚。

    在步行的二十分鐘內,陳敏昊對自己的近況思考:“就算不考慮自己和公司解約,需要支付三百萬的解約費。目前自己空有知識,但沒有學校和證書作為背書,想找法律相關的工作是很難的。

    但目前自己作為一名藝人的起點不算低,至少自己的顏值擺在那里。更何況自己腦子里有一些這個世界不具有的歌曲,電影等,利用地球的資源給自己樹立一個創作才子形象不難。”

    陳敏昊想到了現在自身的處境和銀行卡余額,做出了穿越后第一個決定,做好練習生,努力出道成為明星。

闲来玩十三水电话 上海天天彩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 澳洲幸运10开奖网 竞彩比分直播 东方6十1历史开奖结果 腾讯湖南麻将规则 东北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内蒙古十一选五 3d开机和试机号 法甲即时比分 宁夏11选5 山西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州麻将打法怎么算 云南11选5 海南麻将规则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