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来玩十三水电话|十三水最新真人作弊器
盜夢人小說網 > 穿越小說 > 風諜 > 第七百九十章 更深的內幕 上

第七百九十章 更深的內幕 上

    “老弟,這個李閎扉是我選定的華中鹽業公司董事長,這項工作已經做了大量前期鋪墊,如果否決了他,整個事情就得從頭再來,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思維方式和做法,也有不同的利益群體。”

    “他和蘇浙皖的鹽商接觸很多,自身也屬于蘇省的舊鹽商群體,把蘇錫常地區劃給你,就等于是斷了他的根基,也斷掉他快速切入市場的機會,他著急也是在情理之中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到了,李閎扉是有些小心思在作怪,可是他用錯了人,你老弟雖然比他年輕,但論聰明才智比他強的太多,有點班門弄斧了,看在我的薄面上,老弟就不要和他一般見識了。”周坲海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這是在火車站的停車場,自然有秘書去處理乘車的事情,類似陳明翔這樣的司長級高官,不用排隊不說,還不需要買票。

    以周坲海的身份地位和權勢,能說出這樣的話來,是很給陳明翔面子了,能享受這個待遇的少之又少,可以說是鳳毛麟角,由此可見,只要利益捆綁在一起,什么話都好說。

    “既然部長都這么說了,我當然要聽從安排,希望他不辜負部長求才若渴的這番苦心,這個人或許能力有,但眼光太淺了,不敲打一番經過幾次磨合,他不知道厲害。”陳明翔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周坲海是想要借助李閎扉的關系網和背景,為財政部的鹽務工作做出一番政績,這也是他這個財政部長的政績,此為名!

    但是呢,他也要通過陳明翔從鹽務中撈到個人利益,此為利,他是做了兩手準備的,的確是老謀深算。

    陳明翔對食鹽的事情很是看重,這可是關系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重要物資,如果李閎扉真的不識相,那下場就是一個,被踢出這個行業,陳明翔也打算抓只雞來殺了,震懾一下那些不聽話的鹽商。

    “老弟能以大局為重,我很是欣慰,批文已經給你了,從現在開始你就可以著手籌劃,早點和李仕群溝通好怎么運作,蘇省現在完全不聽金陵的指揮,稅負大部分都被他截留了,搞得財政方面非常緊張。”周坲海說道。

    就知道你小子心里犯別扭,現在不把話說開,將來肯定在背后使壞搗蛋!

    聽到陳明翔這么說,周坲海總算是把擔憂放下了,但是心里也有些羨慕,對方年紀輕輕,可是鉆營能力連他也驚嘆不已。

    無論是煤炭還是食鹽,這都屬于日軍嚴厲管控的統制物資,想要往這兩個行業伸手,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,陳明翔之所以得到機會,這是興亞院華中聯絡部的關系。

    現在興亞院這個機構雖然撤銷了,陳明翔似乎失去了重要的支撐點,可周坲海知道,新成立的大東亞省,是以各地總領事館為主體的。

    陳明翔偏偏得到了赤木親之的賞識,早就成了駐滬總領事館的人,而華北地區北平總領事館特命全權公使,是以前興亞院華北聯絡部的部長鹽澤清宣,以前的關系自然可以順延下來,陳明翔想不發財都難。

    “部長,這種形式的變化,未必能夠刺激到李仕群,權力正在慢慢的回歸金陵方面,他要是再不改變自己的做事方式,將來是要有大麻煩的,您且耐心等著看就是了。”陳明翔笑了笑說道。

    周坲海和李仕群這可是磕了頭的把兄弟,暗中卻相互算計,恨不得置對方于死地,可眼下的局勢,很明顯是對李仕群不利的。

    日本為了把汪偽政府綁在自家的戰車上,些許的犧牲根本不用考慮,從汪偽政府的全局來考量,周坲海的價值要高于李仕群。

    陳明翔對著周坲海,當然不能給李仕群說好話,同樣呢,對著李仕群也不能給周坲海說好話,這就是左右逢源。

    “陳君,我已經動用華中聯絡部的權力,利用第十三軍司令部的名義,給滬市日本紡織同業會發出急件,為你爭取到了三萬件棉布,棉紗實在太緊張,沒辦法給你搞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用同等價值的戰略物資,補充第十三軍司令部的這項物資調撥,價格就按照六千塊一件來計算。”太田泰治說道。

    陳明翔剛回到馬拉別墅,就聽王真說太田泰治給他來過電話,也顧不得坐了幾個小時的火車,匆匆忙忙來到了興亞院華中聯絡部。

    沒想到的是,太田泰治居然給他帶來這么大的驚喜,三萬件龍頭細布,這完全夠自己和關東軍司令部再做一次交易,而且價格也超出想象,六千塊一件龍頭細布,到了山城就能賣到一萬二一件!

    “將軍閣下,這么低的價格日本紡織同業會怎么答應的?先不說蔣統區那邊的物價,滬市本地的棉紗,現在都六千多一件了,他們按照這個價,每件最多賺幾百塊錢!”陳明翔有點納悶。

    “陳君,我是以第十三軍司令部冬季棉布需求指標下達的,而第十三軍眼下并不缺棉布,因為滬市產量大,日常補給并不困難,他們給皇軍的價格怎么可能按照市場價來計算,那不是笑話嗎?”

    “日本商人的棉布生產成本很低,棉花一包才給六十塊錢,市場價快兩百了吧?水電享受政府的優惠,人工方面連工資都不給,用雜糧來作為薪酬,就算這個價格,那也是有足夠的利潤。”

    “本來軍部想要給四千塊一件的,可惜財閥頂著不肯降價,這就是在吸帝國的血,也不想想,如果沒有皇軍的支持,他們哪來這么多的便利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在臨走之前,好好收拾這群蛀蟲一下,這也是得到第十三軍司令部配合的,其實大本營早就想敲打他們,你應該已經從華中鹽業株式會社代表的嘴里,知道帝國對金陵政府的新政策了吧?”太田泰治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都是老狐貍啊!

    太田泰治根本就知道華中鹽業株式會社的人收不住嘴,肯定會泄露相關的消息,等于變相的給了陳明翔通知,他卻沒有任何的責任。

    這樣的算計能力,比較符合他的身份,沒點手段,哪有資格擔任華中聯絡部長的職務。

闲来玩十三水电话 新疆11选5 足彩比分推荐实弹 竞彩足球彩票比分 工商管理硕士学费排名 福建省体彩22选5开奖今天 襄阳麻将卡五星规则 竞彩比分计算 华阳集团是国企吗 25选5 时界门之将军 3d的试机号是多少 qq福州麻将下载 大赢家比分网直播 深圳风采开奖公告 欢乐麻将欢乐豆交易 1z电竞比分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