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来玩十三水电话|十三水最新真人作弊器
盜夢人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第一序列 > 526、硬核搶任務

    安京寺不讓周迎雪接任務的理由也很簡單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因為周迎雪現在本身就在執行保護任務,雖然任務目標就在77號壁壘里面,但執行新的任務,勢必會影響現在的保護任務。

    如果周迎雪在執行新任務時受傷或者死亡,那這就有點影響安京寺的聲譽了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是因為,周迎雪只是一個人,并沒能在黑市找到協作的隊友,而另一邊已經有人從黑市出發,對方是三名級殺手,執行任務比周迎雪更加穩妥。

    也不是說一個人就不能接任務了,而是當有更合適的團隊接任務后,一個人就很難搶到這個任務了。

    周迎雪有點生氣:“明明就是我們距離任務最近啊,憑什么不讓我們接這個任務,而且那個李然根本就不讓我們保護,除非出席活動,不然都不讓我靠近的。這種情況我完全有時間去做別的任務啊。”

    其實她也明白,安京寺的決定是正確的,畢竟對方又不知道自己身邊還有個恐怖的任小粟,所以按照常理來講,周迎雪現在確實分身乏術,而這楊立臣身邊明顯有一小撮武裝力量,而且還接受了周氏的保護。

    這楊立臣離開西南后來到周氏,因為他對西南地理、政治極為了解的緣故,便立刻被周氏保護起來,好吃好喝的供著。

    財團這樣的組織,肯定不會放過了解第一手資料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老爺,咱們現在怎么辦啊?”周迎雪問道:“這下就做不成任務了啊,而且保護任務期間,他們不讓我接任務的話,剩下兩個任務肯定就完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任小粟想了想說道: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當天夜里李然有意無意的來到周迎雪這邊,跟她解釋白天的事情,說她這樣的公眾人物不能放過這種樹立良好形象的機會,所以請她不要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不過李然還是交代了,之后不用周迎雪刻意保護,當好排面就行了。

    雖然話的內容不好聽,但周迎雪有點疑惑,這李然竟然還會來親自給自己解釋這種事情?

    結果李然說完這些事情之后就問道:“任小粟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奧,他還在外面偵查,”周迎雪解釋道。

    這時候周迎雪才意識到,對方這特么是來找任小粟的吧,而且還不直接找,竟然拐著彎的試探。

    等李然走了之后,任小粟忽然扛著一個人從窗戶外面翻了進來,只見他肩上扛著的那個人已經昏迷了。

    周迎雪怔怔道:“老爺,這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楊立臣,”任小粟淡定說道。

    “可我們沒接任務啊,就算殺了他也沒用的,”周迎雪無奈道。

    任小粟依然淡定:“沒事,安京寺既然讓其他殺手接了任務,那他們找不到任務目標,任務就自然失敗了,放心,看到我的人都死了,這次潛伏抓捕非常成功,沒人知道楊立臣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周迎雪都給聽傻了,自家老爺的腦回路為啥和別人都不太一樣呢,搶任務也搶的這么硬核?

    只要其他殺手找不到任務目標,到時候周迎雪說她能找到,那安京寺不就只能讓她做任務了嗎。

    這是走別人的路,讓別人無路可走啊。

    而且任小粟解釋道:“這三個級殺手完不成任務,肯定也沒法參加明年的安京寺選拔了,所以你又無形中少了三個對手,簡直是一石二鳥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周迎雪捂臉,她忽然開始擔心起那些將要跟她搶安京寺名額的級殺手們了,這些殺手碰到自家老爺這樣的對手,真是一種不幸啊……

    她把楊立臣五花大綁起來,還給對方嘴里塞了毛巾,然后塞進了酒店房間的衣柜里,她愁道:“房間里老塞著這么一個人也不行啊,萬一他醒來之后掙扎呢,酒店可是每天都有人打掃衛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掛上請勿打擾的牌子,然后別讓他醒來就行了,”任小粟說道:“先等著看,77號壁壘距離黑市很近,我猜那三名級殺手已經抵達壁壘外面了,說不定都已經進來了。我們只需要再等三天時間,就可以找安京寺要任務了。”

    周迎雪伸了個懶腰,她忽然覺得自己留下來繼續跟著任小粟是個很明智的決定,跟著這樣的老爺,真是沒有辦不成的事情。

    別人都是接任務,只有任小粟是直接找安京寺要任務的……

    當然,不是這種奇葩腦回路的事情,也不會一天天的光想著對級、級殺手釣魚執法了。

    她起身走向浴室,任小粟皺眉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洗澡啊,”周迎雪笑道:“老爺想一起嗎?”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那三名級殺手跟瘋了一樣滿壁壘尋找楊立臣的下落,結果安京寺發給他們的民居里只留下幾具安保人員的尸體,楊立臣卻已經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他們詢問安京寺是不是情報有誤,或者是任務發給了其他人,被人搶先下手了,結果安京寺的回復是,執行任務的人只有他們這支小組,沒有再發給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那三名級殺手無奈之下只好動用了自己在周氏的人脈,一邊暗中排查目擊者,一邊調取一些交通樞紐的監控,可是都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級殺手們要崩潰了,說實話他們還是頭一次碰到這種事情,連任務目標的人影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不光他們沒找到,就連安京寺都沒找到……

    三天之后,周迎雪忽然發給安京寺一張照片,照片里的楊立臣昏死過去,三天只喝了幾口水就又被打昏的楊立臣,整個人都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周迎雪發短信說道:“楊立臣在我手上,請趕緊把任務發給我。”

    發完短信周迎雪琢磨著:“老爺,咱們咋有點像是綁匪呢?”

    “問題不大,”任小粟揮揮手:“不過你覺得安京寺會發任務嗎,畢竟這硬搶任務確實有點過分……”

    周迎雪震驚的看著任小粟,老爺你也知道這么做很過分是吧!其實你一直都知道的對吧!

    此時,安京寺回復短信:可殺掉后領取任務酬勞。

    周迎雪眉開眼笑,成了!

闲来玩十三水电话 快乐10分历史开奖 澳洲幸运10开奖网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一 贵州麻将游戏规则 体育彩票百变王牌开奖结果 能邀请好友的麻将游戏 江苏11选5 北京赛车pk10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快乐彩12选五开奖 湖北欢乐麻将 北京哪里可以买到麻将牌 期货配资开户 福建22选5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66江苏麻将安装包 500wan 比分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