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来玩十三水电话|十三水最新真人作弊器
盜夢人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萬古神帝 > 第二千四百二十二章 神女宮,接引殿

第二千四百二十二章 神女宮,接引殿

    “若塵公子親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帖子,快速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最后,目光落到帖子末尾的名字上面,眼神頓時變得凌厲了幾分。

    合上帖子,張若塵帶著寒意輕笑道:“竟然主動找上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誰?”血屠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鬼主第五子,澪。”

    血屠嚇了一跳,道:“血絕家族與地煞鬼城可是仇深似海,無論是戰神和鬼主,還是下面的修士明爭暗斗多不勝數。澪怎么會邀請你?我明白了,肯定是因為劍南界的事。據我所知,向死亡黑袍大祭司購買劍南界的修士,就是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你對澪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“了解得不多。”

    血屠輕輕搖頭,道:“反正鬼主九子,個個都是頂尖級別的天賦,有成神之資。澪據說在千年之前,便是渡過了第八次鬼劫。最近幾百年,沒有聽過他的消息,不知道有沒有渡過第九次鬼劫。”

    鬼修,渡過第九次鬼劫,便是進入神境之下最頂級強者之列,堪比無上境大圣。

    血屠笑道:“我猜,澪肯定是想憑借劍南界,要挾師兄。可惜他卻打錯了算盤,血絕家族家大業大,豈會將一座劍南界放在眼里?今晚的邀約,師兄還是不要去了,澪這樣的強者,我們暫時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去,為什么不去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一怔,道:“師兄,我們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,不如開啟日晷,修煉一千年,再出去大殺四方。”

    “一味的閉關修煉,進境速度反而很慢,只是在消耗自己的壽元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狩天之戰,不過百日,張若塵的修為提升,卻比在日晷中修煉數百年還要大。

    修煉之路,離不開磨礪和機緣。

    劍南界在張若塵心中的位置,的確很輕。可是,自己做出的承諾,卻沉重如山,無論多么艱難,都要盡量去做到。

    地煞鬼城、藏盡骨海、長生殿,聯手一起購買劍南界,或許有一部分原因是想針對張若塵。可是,一座大世界,蘊含無數生靈,埋葬有億萬尸骨。

    這些生靈,被殺死后,可以誕生出無數尸修和鬼魂。地底埋葬的白骨,則可以培養出大量的骨修。

    如果張若塵不去赴約,澪完全可以下令,將劍南界屠滅,化為亡靈鬼域,增強三大勢力的實力。

    到時候,張若塵因為見死不救,沒有完成做出的承諾,心境必受影響。

    澪自然也算達到了目的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看天色,道:“走吧,現在就去神女樓。血屠,帶路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,我有要事在身,就不去神女樓了!”

    若是換一個時間,血屠當然是很愿意去神女樓逍遙快活,可是,兩天前才在神女樓吃了大虧,丟了臉面,自然不好意思再去。

    再說,澪何等強大的存在,邀約張若塵,絕對是不懷好意。

    他一個不朽境大圣,哪里敢參合進去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去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想去,是父親大人傳下了神諭,我得立即趕回血天部族翼世界。”血屠實在沒辦法,只得胡扯了一句,推托到神靈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:“我聽說,你在星海世界存了不少神石。”

    血屠的臉色,唰的一下變得蒼白如紙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已經返回瀚海莊園,站在大門的位置,剛才,是他傳音,將血屠的秘密,告知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血屠汗如雨下,渾身都在顫抖,哭喪著道:“師兄,你……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存了多少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血屠都快哭出來,道:“那些神石,都是我拿命拼來的,我太不容易了!師兄,欠你的神石,我肯定會還的。可是修煉之路,花費那么大,我總不能一點積蓄都沒有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又沒有說,要你的神石。你那么緊張干什么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血屠長長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問道:“要不要帶我去神女樓?”

    “沒問題,那里,我熟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急著回翼世界了?”

    “不急,一點都不急。什么事,能比師兄的事更急?”

    “好吧,今晚在神女樓的消費,全部由血屠神子買單。”

    血屠好不容易恢復過來的臉色,再一次變得蒼白,整個人猶如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女樓,建在化生城域,從寒頁城域只需要一次空間傳送,便能到達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還不能完全掌控焱神腿的力量,因此穿著火神鎧甲,與如喪考妣的血屠,站在了天神湖畔,眺望湖中心燈火通明的神女樓。

    神女樓不是一座樓,而是一片華麗的水上殿宇群。

    殿宇金碧輝煌,有圣樹從層層玉瓦間沖天而起,散發出紫色光華,紫葉飄落,猶如燈火滿天飛舞。載歌載舞的聲音,隱隱約約傳出,給人無盡的遐想。

    湖面上,來往船只不絕,船上的修士,大多修為不俗,時常可以感應到大圣的氣息。

    忽的,張若塵感應到一道熟悉的氣息波動,目光落到一艘碧青色的圣船上。圣船仿佛是用圣玉煉制而成,刻有大圣銘紋,可以阻擋精神力探查。

    張若塵憑借真理之眼,隱約看見了船體內部。

    只見,神皇子羅生天盤膝而坐,身上光耀萬丈,氣息如龍如鵬,孕育淡淡神威,似能掀翻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上,露出怪異之色。

    居然在神女樓這樣的地方,遇到羅乷的皇兄,實在是出乎張若塵預料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得出,羅生天已經突破到千問境,修為和戰力,皆是狂增數倍。以他現在的戰力,對上百枷境的缺和婪嬰,只需一招,估計就能將他們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羅生天能夠走在另外幾人的前面,率先突破到千問境,其實也在張若塵的預計之中。

    畢竟,缺、婪嬰、閻皇圖、無疆,都在狩天戰場上,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勢,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先療傷。羅生天本來就積蓄了多年,距離千問境只差臨門一腳,在沒有傷勢的情況下,自然也就輕松突破。

    讓張若塵難以理解的是,羅生天一貫嚴肅,不像是一個沉迷于酒色的人,為何剛剛突破,還無法完美控制體內暴增的力量,便是偷偷的跑來了神女樓?

    碧青色的圣船靠岸。

    羅生天穿上了一件特殊的圣袍,身形變得矮瘦了幾分,臉上戴上一張金色面具,在一位六旬老者的陪同下,登上白玉一般的階梯。

    神女樓顯然知道神皇子了不得的身份,派遣了一位羅剎族的青衣美//婦,在岸邊等待。

    羅生天剛一下船,青衣美//婦便是躬身行禮,態度恭敬,將二人請進了神女樓。

    這一切,皆沒有逃過張若塵的觀察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好奇,羅生天到底有什么事,怎么弄得這么神神秘秘,還遮遮掩掩。

    張若塵像身邊的血屠,問道:“進神女樓,可以隱藏自己的身份?”

    血屠連忙搖頭,道:“當然不行,神女樓肯定是要清楚的掌握,每一位修士的身份信息。圣境修士的毀滅力都太可怕,萬一冒出一個不要命的瘋子,一旦搗亂,神女樓怕是會被毀掉。”

    忽然,血屠想到了什么,肅然的道:“師兄剛剛和羅乷公主訂婚,的確不適合公開現身這種地方。如果師兄不想暴露身份,可以先聯系神女樓的樓主,經過樓主的許可,倒是可以不以真面目示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麻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形晃動了一下,體內發出血肉移動的聲音。

    片刻后,改頭換面,變成血泣的模樣。就連身上的火神鎧甲,也都發生了變化,神光完全斂去,與普通的圣甲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血泣,也是血絕家族的天驕,不足千歲,修為達到百枷境,與血屠一起出入神女樓,倒也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雖然血屠和“血泣”都是大圣,可是,前來神女樓的大圣實在不少,并沒有受到特殊優待,只能乘坐神女樓的接引靈船,與別的修士一起,進入神女樓。

    下了船,到達接引殿外,張若塵終于真真切切感知到神女宮的奢華。

    只是一座接引殿,便是由煉制君王圣器的材料修建而成,高達百丈,氣勢宏偉,兩扇銅門可以允許數十人并肩而過。

    各處細節,皆是精心考究。

    比如,金柱子上的鳳凰雕紋,大門兩側的花燈,窗欞的設計,裝飾用的骨刻,圣樹靈花的栽種方式……,種種設計和布置,都是大師級別,圣境修士看到都會嘆為觀止。

    與張若塵想象中的風月之地完全不同,反而像是一處藝術氣息濃厚的文館。

    一步一景,美輪美奐。

    這還只是在接引殿看到的,也不知神女樓中,還有多少玄妙的布景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瀚海莊園,與這里比起來,與簡陋的茅草屋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“若是沒有這些吵鬧和喧嘩,神女樓倒是一處絕佳的修身養性之地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站在張若塵右側,望著眼前的燈火,感嘆道:“師兄有所不知,神女樓有九片殿宇群,其中,也有極盡寧靜自然的地方。不客氣的說,任何一個修士來到神女樓,怕是都會沉迷在這里,不將身上的財寶花光,絕不會離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笑一聲,搖了搖頭,顯然不認同血屠的話。

    大圣的意志都很強大,能夠控制自己的**,不會輕易的沉迷。當然,有心魔的修士除外。

    接引殿中,聚集的修士眾多,一位位身穿白衣的美麗女子穿梭其間,與他們交流,安置他們的去處。

    這些女子,有的千嬌百媚,有的氣質清純,有的來自不死血族、羅剎族、冥族、閻羅族……等等。也有的是人類,精靈,龍女,狐族……,來自天庭一方。

    她們至少都是半圣境界,即便與大圣境強者交流,也都從容自若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看到兩道熟悉的身影,竟是閻折仙和閻皇圖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,都變化了容貌和身形,穿有掩蓋氣息的袍服,身邊跟有十多位修為強大的護衛,派頭十足,引起了很多修士的注意。

    接引殿的殿主,修為達到大圣境界,是一位看上去二十來歲的女子。根據血屠的介紹,她的名字,韓云歌,是一個人類。

    看似年輕,氣質也很青澀的樣子,實際上已經三千多歲,是一個相當精明的人物。

    一個人類女子,能夠在地獄界混到殿主的級別,不精明不行。

    韓云歌主動迎向閻折仙和閻皇圖,施施然的行禮,面帶淺笑,以精神力與他們溝通。

    誰都不知道,他們交流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后,閻皇圖道:“今晚,我依舊入駐雪櫻宛,怎么安排,你應該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清楚!”

    韓云歌立即喚來一位白衣少女,領著閻羅族的眾人,穿過接引殿,向宮殿群的深處行去。

    “誰的派頭這么大,居然以這樣的口吻與韓殿主說話?”

    “一般的神子,絕對沒有這個能量。難道是千問境或者萬死一生境的強者駕臨?”

    “我看,沒那么簡單,那人絕對大有來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張若塵,少有修士看穿閻皇圖和閻折仙的偽裝,全部都在議論和猜測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疑惑更強,暗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么閻皇圖和閻折仙也來了?難道神女樓,有什么大事發生不成。”

    只是閻皇圖來,還能理解。

    男人嘛,剛剛在狩天戰場上經歷了生死搏殺,理應風花雪月一番,放松緊繃的神經。可是,閻折仙的出現,卻讓張若塵不得不深思,閻羅族的高手駕臨神女樓,是不是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隨后,張若塵又發現了數位強者的蹤跡,全部都是韓云歌親自接待,顯然大有來頭。

    就連血屠都意識到不對勁,低聲道:“師兄,今天神女樓有些怪怪的,平時的時候,幾乎看不到韓云歌的身影。沒想到今日,這位接引殿的殿主,竟然真身降臨,親自接待了好幾波修士。”

    血屠的語氣中,既有羨慕,也有好奇。

    他又道:“血泣的身份,還是低了一點。若是師兄你以真身示人,即便神女樓再怎么清高,韓云歌也肯定會主動來迎接,而不是現在這種被人無視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韓云歌身穿綾羅,雙腕纏著仙綾,氣質清麗而又優雅,宛如云中仙子,不含凡塵俗氣。

    一位白衣侍女,手捧一本卷冊,快步走到韓云歌身旁,嘴唇動了動,低聲傳音說了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韓云歌的眸中,浮現出一道訝色,接過卷冊看了一眼,隨后,忍不住向“血泣”和血屠所在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韓云歌走了過去,宛如溫婉才女,手放腰間,微微行禮:“云歌,見過血泣大圣,血屠神子。”

    接引殿中,很多修士的目光,都向這邊望來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修士,十分詫異,韓云歌怎么會對血屠和血泣如此恭敬?畢竟,韓云歌也是大圣。

    血屠心中興奮,終于被重視,忍不住挺直的腰桿,與有榮焉。

    張若塵處變不驚,展現出非凡氣度。

    韓云歌以精神力傳音,只傳入張若塵耳中:“若塵公子駕臨,為何不提前告知一聲,云歌有怠慢之處,還請多加見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傳音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真實身份?”

    “若塵公子的變化之術高明,云歌無法看透。但是,神女樓卻知道,血泣已經返回血天部族翼世界,并不在命運神域。”

    韓云歌那種清純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柔媚,看得在場很多修士都心馳目眩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道,看來神女十二坊的情報系統非常強大,恐怕地獄界絕大多數大圣的信息和動向,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韓云歌沒有再傳音,開口問道:“血泣大圣是神女樓的貴客,不知要不要點花?”

    “點花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露出羨慕而又嫉妒的神情,連忙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韓云歌精明啊,看來已經猜到你的身份。在神女樓,只有身份地位和修煉天賦都出類拔萃的人物,才有資格點花。”

    “換句話說,你如果只是擁有現在的修煉天賦,而沒有血天部族大族宰外孫和血后嫡子的身份,是沒有點花的資格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算是大族宰的外孫,又是神子,可是沒有現在的修煉天賦,同樣沒有資格。”

    “天資和背景,缺一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如果你的修為,達到了無上境,而且在《神儲榜》上排名乙等以上,也有資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算了,沒興趣。”

    血屠聽到這話,整個人都傻了,從來沒有修士有資格點花,卻不點的。

    他比張若塵更急,連忙傳音:“師兄,神女樓培養的花,不是一般的圣境女子可比,個個多才多藝,溫婉柔情,其中一些甚至可以憑借琴藝、書法,達到精神力大圣的層次,不下昆侖界的那些大儒、圣儒。”

    “更關鍵的是,你一旦點花之后,她便終身屬于你一個人,絕不會再與別的男子接觸。”

    “神女樓為何那么超脫,就是因為他們深知,色//欲只能吸引普通修士,只有情,才能與頂尖天驕和神儲產生共鳴。”

    被血屠這么一說,張若塵心中多了幾分好奇,問道:“你的那種女子,一個都難尋,神女十二坊可以培養出一批?”

    血屠道:“對啊,神女十二坊能量,就是如此之大。她們培養的那些花,每一個都如親女兒一般,能夠與她們戀愛一場的修士,從某種意義上而言,就是神女十二坊的女婿。據說,命運神殿這座神女樓的樓主,就是死亡黑袍大祭司的在神女十二坊中的情人。”

    “難怪你說神女十二坊在地獄界根基很深,原來是女婿遍布天下,而且個個都是了不得的人物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那么,師兄是準備點花?點一個試試,師弟我也想要見識,神女宮的花都是何等了不得,能夠讓那么多實力強大且天資縱橫的人物淪陷。”

    “不點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再次愣住,道:“為什么?我明白了,師兄是怕被羅乷公主知曉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理會血屠,對著韓云歌搖了搖頭,笑道:“多謝好意,暫時不點。”

    “好,神女樓尊重若塵公子的選擇。”

    韓云歌雖然嘴上這么說著,可是,像張若塵這種元會級天才,神女十二坊怎么可能放棄在他身上投資?

    一旦張若塵將來成神,神女十二坊的地位,將會更加鞏固。

    只不過,韓云歌明白,張若塵的身邊,既有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無影仙子,又有血天部族的第一美人夏瑜,更有才智和美貌并存的羅乷公主這個未婚妻,眼界何等之高,怎么可能看得上一般的花?

    “或許,只有卿兒,才能入他的眼。可惜卿兒也是眼高于頂,視天下英才如螻蟻,未必會對這個元會級天才動心。”

    韓云歌想到了正在命運神域的白卿兒,但,就算是神女樓的樓主,也無法勉強她做事。

    畢竟白卿兒的父親來頭太大,在上一個元會,也是元會級的天才,是與血絕戰神齊名的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來神女樓,是赴澪之約,他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說著,張若塵將請帖,遞給了韓云歌。

    韓云歌看過帖子后,含笑道:“妾身知道血絕家族和地煞鬼城的恩怨,希望若塵公子能夠尊重神女樓的規矩,不要爆發戰斗。就算要戰,神女樓有布置了神紋的斗武臺,有什么矛盾,可以上斗武臺解決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他們遵守規矩,我就不會動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韓云歌道:“澪尊、蒼白子、禍星,三位大圣都在鳳啼宛。”

    “我來的消息,先不要告訴他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血屠,聽到蒼白子的名字,臉色變得古怪,既有羞怒,又有恐懼,杵在原地,沒有移動腳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沒,沒什么。師兄,我得提醒你,蒼白子是長生殿的高手,一身修為深不可測。禍星是藏盡骨海的大人物,實力不會比澪弱。三大強者,沒有一個好惹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害怕,就不要去了!去探查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話,剛剛說了一半,突然停下,目光望向接引殿大門的方向。只見,一道女扮男裝的身影,走了進來。

闲来玩十三水电话 青海省十一选五开奖 北京pk10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大河 邵阳麻将怎么打 7cm篮球即时比分 500万彩票网足球即时比分 11选5湖北 66江苏麻将辅助 东北四人麻将游戏 股权基金配资 上海天天彩 秒速牛牛注册 世界杯比分吧 炒股入门基础知识 快乐十分广西 哈尔滨兴动麻将安卓版